社群健康APP誕生!WaCare用關係網強化遠距醫療照護,還要把知識帶進偏鄉社區

李佳樺 2021/08/30




根據主計處資料統計,台灣平均壽命80年中,約有9年可能為失能狀態,而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是失能者或照護者,當困境來臨,有什麼服務可以幫助我們呢?

社群醫療照護新創Wacare創辦人潘人豪教授就面臨住在台中、中風的母親患有輕微失智,自己卻必須在桃園的元智大學任教,無法就近照護的難題,未能即時得知母親的健康狀況讓潘人豪放不下心,於是買了坊間常見的健康手環給媽媽,把app裝在自己的手機上,就可以看到母親走路的步數,更每天打電話「監督」母親要走路復健,潘人豪發現,因為時時刻刻關心,失能者的健康行為提升效果非常顯著。

Wacare平台蒐集數據預測風險,以社群促進健康行為

「我母親會願意每天走路復健,是因為知道兒子在看,她只要一不吃藥,整個家族的人都會打電話給她,這就是社群能促使人們從事健康行為的表現。」潘人豪表示,他過去在巨量資料處理的專長,長期應用在疾病健康風險預測模型的建立,例如環境分子對氣喘的誘發風險等,就已經受到不少醫療單位的關注,而母親的這段經歷是他商轉的最後一塊拼圖,加入「社群」元素後開發出Wacare,並在2017年獲企業青睞的天使投資。

Wacare的數據共享機制讓患者的親友、醫療團隊、個管師透過平台成為一個健康社群網絡,能更清楚的了解被照護者的健康情形,提升患者健康行為。目前Wacare可蒐集的數據從用藥、血壓血糖、情緒紀錄到環境空汙、紫外線等高達83種,並結合疾病健康風險預測模型,整合日常生活中破碎的資訊並分析,自動推播可能風險,能黏著醫病關係,輔助醫生診斷。

但以數據與分析技術掛帥的Wacare,很快在當時保守的醫療環境中處處碰壁,於白色巨塔前不得其門而入。潘人豪自己分析,首先「增強患者對診間黏著度」的市場不大,且醫院最害怕的醫療糾紛可能因數據傳輸「太即時」而找上門來:「過去病人的生理數據每四小時傳一次,在沒有資訊傳輸的區間中,醫院基本上可以主張無責任,一但引進Wacare這種能即時傳輸並預測風險的工具,醫院是不是也要24小時監控病人?並非醫院不願意,而是當時的資源還做不到。」潘人豪細想發現,也許數據導向的服務並不是高齡照顧與健康議題的唯一解法,對每天面對失能長者的照護者來說,落地、實際的照護問題解決方案,才是真正能打到痛點的服務。


WaCare app 示意圖 圖片來源 : WaCare


有了數據之後呢?照護者更需要能實際解決問題的醫療知識

潘人豪2011年在厄瓜多擔任技術團助理技師時,看到當地印第安人對醫療資訊的渴求;反觀照護者對醫療知識的需要也有異曲同工之妙。在開發中國家,醫療科技可以完全改變人們的生活模式,也能讓健康行為落地成為習慣,台灣許多醫療知識稀缺的偏鄉地區更是如此。例如照護失能長者實際會遇到的「吞嚥問題」,除了需要一般醫生的協助,語言治療師、營養師、心理師等資源反而更是照護者迫切需要、近用性卻低落的資源,因此將醫療知識傳達到需要的人手上就是Wacare想做的事,迎來了2019年的服務模式轉型。

當時潘人豪帶著團隊,自掏腰包走進南投山區部落,送平板將Wacare平台的醫療資訊帶到社區,建立口碑後越來越多有需求的社區照護據點主動邀請Wacare導入服務,包含社區照服員的培力、建立社區健康圖譜,了解社區的健康照護需求,再透過平台將醫療資源以線上諮詢或課程的方式進入社區,醫生也可以將知識變現,帶來更多線下診所的人流。



WaCare服務示意 圖片來源 : WaCare


潘人豪說,除了缺乏醫療資訊,照護員良莠不齊也是個問題。「社區照服員的門檻其實不高,專業知識並不完備,許多長輩也不願意打開心房對他們說出需求。」

例如南投泰雅部落的照服員,是仁愛鄉嫁過來的賽德克媳婦,因為分屬不同原住民族,當地的長者時常對照服員表現出不信任的態度,導入Wacare後,透過更多元的健康課程與專業的醫療團隊輔助,不僅達到百分之百的照服員知識提升感,也喚醒了長輩的自我健康意識,「過去長輩要坐兩、三個小時的車才能看醫生,現在在家裡有可以接觸專業的醫生,他們也比較願意說出問題,接受新知。」從被動就醫到健康促進,讓遠距與預防醫學在偏鄉也有著力點。



過去Wacare像是B2B的軟體平台,依靠醫院帶病人進來建立社群,以數據蒐集強化醫病關係,現在則是B2C2B,深入地方社區,接觸居家、社區照服員、樂齡長輩等有需求的族群,再引介醫療人員提供課程、直播或一對一視訊諮詢的服務,創造出從Wacare平台出發的高黏著度社群,成為照護者、樂齡長輩線上交流獲得知識的平台,串聯起社群關係,讓整個社區關心一個長輩的健康。

現在全台超過100個社區,橫跨12個縣市都有Wacare暖心橘色微笑的蹤影,然而不難看出Wacare的服務帶有濃厚的社會公益色彩,對他們來說要營利或募資會不會比較吃力?潘人豪回應雖然服務從偏鄉弱勢族群出發,Wacare做的是盡力幫偏鄉找資源買單服務,無論是政府、企業或個人,都帶來多元的收費管道,做到在解決社會議題的同時創造獲利模式。

潘人豪也強調,高齡照護與健康促進的需求是人人都有的,2022年要專注發展2C的市場,發展更多有價值的收費課程,成為醫療照護界的的netflix,只要打開Wacare,就能為民眾帶來健康資訊與行為,正是他們的願景所在。

創業快問快答

Q:創業至今,做得最好的三件事為何? A: 1. 讓偏鄉長輩,在熟悉的故鄉,一樣能平等的接受醫療照護專家的關懷(解決醫療健康不平等) 2. 讓辛苦照顧失能失智的居家照顧者,不在無助,隨時都可以找到解決方案 3. 讓過去難以解決的健康數據破碎化難題,真正"歸人"匯流到民眾自己身上

Q:創業,教會了你哪些事?簡單分享創業至今以來的心得感想? A: 在創業的路途上,我們是以尖端技術掛帥的團隊,但掙扎在技術應用與使用者需求的天秤兩端,現在我豪不懷疑選擇滿足使用者需求。 社會責任導向服務模式與純獲利導向的商業模式,往往會有許多的衝突,如何在解決社會議題之下,創造獲利模式,需要更大的智慧與宏觀的心。

Q:要達到下一步目標,團隊目前缺乏的資源是? A: 1. 專家機構合作的行銷資源: 邀請更多醫療照護專家機構認識並加入WaCare/WaPro,對於民眾而言,不見得每一次的診斷都需要由大醫院來進行,遠距醫療應該思考的是,如何從基層診所去和民眾連結,讓初級衛生照護的需求在基層的遠距醫療中就得到滿足。平台商如吉樂健康,就可以扮演一個中介、降低不必要的硬體佈建。

  1. 法規開放: 目前吉樂之服務仍是以「諮詢」與「教育」為主,原因在於遠距醫療法規上仍有許多的限制,對開立處方、藥品交付、身分認證、給付等都相對保守,因而無法進行民眾在急病問題上的醫療行為。